数名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在还有着关思羽这么

小编:而此时场中,尉迟一式搅海扭转乾坤,但这时钟平却单手结印,那是一个很奇怪的印决,像是佛宗印法,但却又不像。 印决展开,钟平周身顿时血光大盛,但在那血光当中,竟然还有佛

 而此时场中,尉迟一式搅海扭转乾坤,但这时钟平却单手结印,那是一个很奇怪的印决,像是佛宗印法,但却又不像。
 
    印决展开,钟平周身顿时血光大盛,但在那血光当中,竟然还有佛影缭绕着,显得神圣而又邪异。
 
    一刀斩下,钟平身后的佛影融入刀身当中,使得他整个刀身都变成了猩红的血色,简直犹如流动的鲜血一般。
 
    刀势落下,搅海之式轰然碎裂,尉迟不禁惊骇道:“浮屠斩!你疯了!?”
 
    尉迟认得这式刀法,刚刚加入关中刑堂时,那时候的司铭还不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只有五气朝元境。
 
    但他便是以这式浮屠斩一击重创了一名天人合一境界的高手,最后将其斩杀,不过后果却也很严重,他直接被反噬重伤,在床上躺了数个月,差点死掉。
 
    眼看着钟平连浮屠斩这种禁忌招式都使出来了,尉迟连他那神通九变的第三式都没用,直接大喊道:“认输,我认输!”
 
    代表关中刑堂参加神兵大会的名额其实尉迟本身便不怎么在意,他原本就是那种极其低调之人,他在意的只是关中刑堂内部的事情,外界的事情他也不想去掺合。
 
    还有就算他真的能代表关中刑堂去参加神兵大会,到时候整个江湖上,一多半的年轻俊杰都汇聚在那里,尉迟可没把握脱颖而出,况且他本身也不用兵器,难道拿到了神兵,他这一身的武功还要重修不成?
 
    不过这边尉迟虽然已经喊了停手,但那边钟平的浮屠斩却仍旧是在向着他斩来。
 
    这倒不是钟平非要至尉迟于死地,而是他这一招本来就是那种反噬极深的禁忌招式,用的时候很容易,但若是收回来了就有些难了。
 
    就在这里,距离他们最近的萧熠忽然出手,他直接一挥手,瞬间七道颜色不同的七彩剑气爆发而出,拦在钟平身前,其中绿色和白色的剑气涌入钟平的体内,竟然让他血气倒流,将他这一刀的反噬给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
 
第二百零四章 嚣张
 
    整个演武场内有着数名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在还有着关思羽这么一个已经凝聚了武道真丹的宗师高手两个小辈之间的比试就算是再激烈也是出不了问题的。
 
    萧熠在拦下钟平之后不禁道:“我说你小子能不能别学你师父?一个切磋比试而已,你拼什么命啊你。”
 
    一旁的尉迟也是连连点头,下次他可不会再跟这种疯子比试切磋了,你不想要命,我还想要呢。
 
    钟平冷冷道:“我学的本来就是杀人技,不全力出手,那还不如认输。”
 
    萧熠的脾气倒是不错,他也没跟这小辈一般见识,他只是摇摇头道:“得,又是一个死心眼儿,跟你师父一个德性。”
 
    这时司铭道:“去谢谢萧大人,方才若不是萧大人用乙木剑气和光明剑气压制住你的血浮屠反噬,你就算是赢了,也别想打下一场了。”
 
    钟平立刻转身,冲着萧熠一礼道:“多谢萧大人。”
 
    萧熠哼了两声道:“别谢了,小子,下次你要再这么玩,我可就不管了,让其他人出手去吧。”
 
    关思羽咳嗽了一声道:“好了,进行下一场比试。”
 
    虽然他的亲传弟子尉迟输了这场比试,不过关思羽却丝毫都不在意。
 
    在场的众人也都知道关思羽的性格,绝对的铁面无私,比试就是比试,就连尉迟自己都没有奢望自己能有什么优待。
 
    当然其他人也是一样,只要在关思羽面前,那就别妄想通过自己背后的人作弊,公平比试,大家都是一视同仁。
 
    第二组上场的乃是殷伯通的弟子厉天豪还有楚思摩的弟子楚孝德。
 
    这楚孝德乃是楚思摩的义子,也是西域人出身,不过他从小便被楚思摩养大,除了相貌之外,他几乎看不出来有哪点跟西域人相似。
 
    楚孝德冲着厉天豪拱拱手道:“厉兄,请多指教。”
 
    厉天豪冷笑了一声,眼中露出了一丝轻蔑和不屑之色,道:“几招就能解决的事情,谈什么指教?你若是快些投降,你轻松,我也轻松。”
 
    中原之地对西域异族人的歧视一直都有,厉天豪以前也没跟楚孝德接触过几次,不过他却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对方。
 
    一个西域奴隶出身的破落户而已,有什么资格跟他相提并论?
 
    若不是今天有着太多的大人物在场,厉天豪怕影响不好,说不定他嘴里会吐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呢。
 
    只不过就算是如此,楚孝德也能从厉天豪的语气和眼神当中感觉到那丝轻蔑和不屑,这让他不禁压根紧咬,握紧了拳头。
 
    按照地位来说,他乃是关北掌刑官楚思摩的义子,地位甚至要比杨陵都高。
 
    楚思摩可不是魏九端,对自己的义子都如此的刻薄无情。
 
    但就算是如此也改变不了他西域异族人的身份。
 
    在关北之地时,因为楚思摩的身份,这种歧视还要少一些,不过一旦去了外面,面对厉天豪这种身份地位丝毫不逊于他的人,楚孝德也是无可奈何。
 
    看着厉天豪,楚孝德冷声道:“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是否能几招便解决我!”
 
    说着,楚孝德便从自己身后抽出了一柄宽刃长剑,一瞬间他周身的罡气爆发,那股雾蒙蒙的罡气显得厚重无比,一剑斩来,犹如风暴席卷,又好似泰山压顶一般的大气磅礴。
 
    西域之地的武技以奇诡出名,但楚孝德的武功传承自楚思摩,而楚思摩也没有学过西域的武功,他在被楚狂歌救下之前只不过普通的奴隶,哪有资格学习武功?
 
    所以楚思摩一身武功都是在关中刑堂时学到的一些寻常功法,随着他功劳的积累,这才从关中刑堂内换来了一些威能强大的功法,然后又被楚狂歌指点了一些,最后再融合他自身对于武道的理解,这才有了这一身武功,虽然有些驳杂,但却也有了大致的武道框架。
 
    现在楚孝德出手也是如此,神似楚思摩,大气方正。
 
    不过在看到楚孝德出手时,楚休却是微微一皱眉,这楚孝德的实力不能说弱,但却太没有特点了。

当前网址:http://rustycab.com/a/zongdayulekehuduanshoujiduan/20181216/27.html

 
你可能喜欢的: